不必“会变得更好”

[SBR/乔尼中心]蠕虫

80s摇滚AU

瘫痪土豆尼X天才乐手尼 


“世上难道有什么事,能比亲吻到自己的嘴唇更甜美吗?”


乔尼坐在复古游船上,看着身旁的女伴,时不时又借着单臂抱膝的姿势瞥一眼手表。目前是晚间八时四十五分,与远处的钟楼无差。

“人真不少啊……”女伴在挤挤挨挨之间叹了口气。

“早要是听我的,包一条空船,你也免遭这罪。”

“哦,得了。你这天才乐手的特权光行使在舞台上不够,”女伴狎昵地捏了下乔尼的脸蛋,“还要侵占河道吗?”

意识到是句奉承,乔尼礼貌地吻了下对方的额头。

事实上他只是混迹在一个随时可能解散的地下乐队,因私刻了张布鲁斯摇滚,小赚了一笔。...

+

[SBR/GJ][R]塞壬海(下)

*分级R。本章有SP情节。隐含西乔。下节字数1W8。


四个年轻人难得聚在一起,在舒适圆床的诱惑之下,乔尼情愿再迁延一天行程。西撒带着他们找了附近的滑雪场,租了两台双人滑雪车,娴熟地安排好了当天的美味,在回到酒店旁的餐厅补充夜宵之前,轻松愉快地榨干了所有人的精力,叫他们顶多有力气用不超过背景音乐的声音,没精打采地聊天。

不过舞池旁演奏即兴爵士的琴师不久就下去休息了。随着音乐一同被撤去的还有整个餐厅轻松愉快的交谈,这时,一架顽皮的手风琴适时在角落里哼笑了一声,它断续地试了几个音,像是小孩子献宝前的咳嗽。随即,跌跌撞撞,左顾右盼,拉昆帕尔西塔的前奏总算顺利响起。那是一首探戈...

+

[SBR/GJ][R]塞壬海(上)

*分级R。隐含西乔。上节字数1W4。

*关于回家,关于不诱惑,关于两个负数(有可能在某一瞬间)一起归零的故事。


就是在十年前,你跟那个眼色还不算冷的乔尼不经思索地调侃一句,“嘿,小兄弟,诚实是个好品质”,他应该也只会耸耸肩。他可见识过苦心的蜜语有多么甘甜。

小时邻家有个体质孱弱的男孩在热情的跑跳中不能合群,更喜欢编排玩伴,写进故事。乔尼觉得他有意思,逮住机会建议:“给我改成一个嘴甜的人吧。”男孩努起嘴,气派如上帝,瞬间否定了自以为是的倡议者:“那还是你嘛?”

不过男孩比上帝滥情,到底赋予了他一个与其本身背道而驰的形象。可惜乔尼根本没认真看,也就未能发现自...

+

[JOJO]狂风骤雨

狂风骤雨/The Tempest


*看二部三部时,常感到漫画将幸存者对战友的离去刻画得相当简短,没有煽情,甚至冷处理。老乔瑟夫从未用怀念的口吻谈起过旧日荣光和挚友,即便触及,止于轻描淡写——但又正因如此,更觉感慨。于是有了这则关于承太郎私下亲自查探到西撒的存在的故事,也算让波纹时代的战士们和替身时代的星辰斗士们,握个手。


“狂风和酿雨的铅云联系在一起,而不是晴天。粘着剂不像锤子那样,能清楚得明白一个被它亲自摧毁的水杯的破碎。没有同行于风暴之中的机缘——那些出于旁观的善意和温暖,即便再纯粹而热烈——也仅仅止于被感谢,而难以构成那份隐秘的理解。...

+

*阶段反思,关于近年写的所有。

最初构思《投石》是想写个酥麻透顶的浪漫故事,蜂蜜牛奶,奶油泡芙。于我,浪漫约等于新鲜感、新生,背景非音乐莫属,遂延续了短篇《铁石》的部分设定,重新开启了新的故事。

 

当时我用一句话概括想写的新故事是:“一个中国人去日本学西洋乐。”

这个概括让我觉得有点惊喜,正巧符合自己近些年什么都想看看的“剪贴报状态”,也算用作品为自己这个时段作了概括。于是我寄望自己写个既古典又现代,和风中风欧风不分,摒弃任何腔调:武侠腔调,和风腔调,翻译腔调……而在时空上都特别混合的东西。当然,它也不可能凭空而生,必然受制于我的阅读,但我想尽目前最大可能地放任自流。所以我...

+

【金光/温赤】投石斋散记(十四·尾声)

*总算把去年这时就该写完的写完了。附前文目录如下。

一、投石

二、献羽

三、洞喻

四、伯仲

五、浑水

六、一席

七、在此

八、拥楫

九、推背

十、摆饭

十一、弄鬼

十二、黄金

十三、蜂巢

十四、火车(本章)


十四、火车

“寒冬之际,你觉得人最想要的会是什么?”

“温暖?”

“不止。”

“那么会是?”

“溽暑蒸人的日子。”


竞日举办的欢宴确实足以实现人们在冬日的梦想。年轻人聚在一起,挤在厨房里一边做手工似地做菜,一边瞄着一台旧式的小电视机,即使在冬天,也簇拥出一片汽水的轻快,混杂着爆米花浓郁的奶香。稍长的人则围炉于客厅,已不大好动...

+

【金光/温赤】投石斋散记(十三)

*囚禁。略带斯德哥尔摩情结。

感谢oo关于心理与梦境方面的审核。快完结了。


十三、蜂巢

“喀嗒,喀嗒。”

在温皇最后一个乐章的第25小时44分钟,两声如同最初钥匙转过锁眼的声音被重现。这个声音在接下来的一周内又隔日复现过几次,最长的一次相隔约……约为两个白天,具体的他不知道,屋里没有时钟,他的时间观念因需求的皱缩被简化成了1点和2点,1点是白天,2点是黑夜,Jingle Bells——门锁声就是他的圣诞节。到了最后,那声音在他脑中几乎形成信号:结束等待,可以进食。

他觉得自己快要被驯化,但事实上不完全是。他起初的反抗是沉默,虽然他并不想如此,他心中比脸上昂扬得多,他想采取一种更为...

+

【金光/温赤】投石斋散记(十二)

 十二、黄金

千雪在音乐学院门口等人时被突袭的大风吹得头疼,无疑是温皇让他等得有点久。他忍不住搂着自己跺脚,这才有点后悔太早叫司机离开,不然现在无论是避风还是叫专车载他们赶紧找地吃饭都会方便得多。不过,这倒也不是欠考虑的结果,只是过几天就要跟着竞日回国,他想和这位莫名投契的朋友单独多待会。

步行比乘车奢侈,消磨,只可惜天公改颜,不赏个能在街上撒野的日子,于是在终于等到人后,二人从透心凉的桥洞穿过,钻进小街逮到个居酒屋,推门就坐进去了。

小店门窄屋大,里面生意不错——即便知道提供的食物区别不大,身边呼朋唤友的人也更喜欢走进其中那间人客多的门脸。至于对生意冷清的老板之同情心,这时候...

+

【金光/温赤】投石斋散记(十一)

十一、弄鬼

全文链接:是lft越来越严格,还是我越来越堕落

*我得说,我很开心写这么坏蛋的温。受不了的朋友得从这停下。

+

【金光/温赤】投石斋散记(十)

十、摆饭

倘若将所有静止画面都引入大段时间,对一切进行延时摄影,那么无论地铁楼梯间的人群还是天上的星轨,都是同一条奔忙的河流,亡命成了规律,纷繁成了整饬。

火车在轨,火车在轨。

在没有早课,有空点一份鸡蛋一碗洒上紫菜粉和鲣鱼的荞麦面作早餐的日子,赤羽可以先晨跑五公里,废止早餐基本等于无暇锻炼。那么直接上班——从家门口走到学校需要一小时,开车则不足二十分钟——足够一个乐章的时间,纵然烦躁使他容不下任何音乐和诗意,车内却仍固执播放海菲茨演奏的贝多芬D大调。他太贝多芬了,他需要克制、果断和海菲茨。接下来,锁车,进入教学楼,立即一个猛子扎入工作。克制果断海菲茨。教学进度日日推进,一首曲子分几次教...

+

© 谢山 | Powered by LOFTER